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金光佛 >
我们在猪圈开了回班务会

时间:2018-09-16 22:47 来源: 作者: admin 点击:

原标题:我们在猪圈开了回班务会

忙乎一星期,终于到了连队集体看电影的时间,我的心也快乐地“飘”了起来。可一想到上周战友们坐在我身边皱眉捂鼻的样子,我的心又瞬间摔在地上。到底要不要去呢?

我是边防连队一名生猪饲养员,俗称“猪倌”。连队驻地偏远,补给困难。把猪养好,让战友吃得开心、吃得放心也是为战斗力作贡献。虽说“岗位无贵贱”,可整天跟几十头猪打交道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。

就说这些猪还是猪崽的时候,胖嘟嘟的很可爱,但是也很娇气。作为饲养员,我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它们,怕它们饿着冻着,恨不得24小时在旁边守着,一颗心始终为它们悬着。

等猪娃们大了,天一热,味道就出来了。前一天晚上将猪圈打扫得干干净净,第二天早上起来,猪圈又是一片狼藉。猪粪味混杂着尿骚味,168大型免费印刷图库,呛得我直眨眼。整天和它们为伍,我的身上也常常是汗味夹裹着异味。有时候洗了又洗还是能闻到,战友们见了我都有意地保持距离。虽然他们多半无恶意,但日子一久,我也感到“很受伤”。

更悲催的是,母亲说准备给我相亲,人家姑娘一听我在部队是养猪的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哎,看来是一入“猪门”深似海,从此体面是路人了。

“班长,我再也不想养猪了!”我越想越憋屈,终于在一个晚上,给猪喂完饲料后,径直走到班长王金杰面前吐槽起来。

第二天,班长悄悄来到猪圈,一推门,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让他赶紧捂住了口鼻。在猪圈一角埋头打扫卫生的我低着头装作没看见,用生命托举使命,与班长玩起了“冷战”。

班长见我不搭理,主动走到我身旁站定:“对自己班上的战士不了解,没有关心到位,这是我的失职,我向你道歉。”

“班里的战友都嫌我身上有异味,有意无意躲避我,让我感到很委屈……”望着班长充满诚意的眼神,我像一个委屈的小孩子,一股脑把“苦水”倒了出来。

“指导员,我想把我们班拉到猪圈里开一次班务会,让大家感受一下养猪的辛苦。”这次之后,班长向指导员汇报了我的情况,提出了召开“猪圈班务会”的想法。

这是一次让我难忘的班务会。全班人员一进到猪圈,都皱着眉头,捂着鼻子,不敢大口呼吸。最后,班务会开成了“道歉会”,战友们纷纷为我竖起大拇指,我心里也一下子舒坦了许多。

“猪圈班务会”后,指导员还定期安排连队战士轮流体验“猪倌”生活,让他们对这份工作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这之后,战友们一有空不仅主动到猪圈帮我打扫卫生,见到我还主动靠近与我聊天谈心。

对了,这周的电影又要开始了,战友王文斌说他已帮我占好了位置。这“猪倌”当得值!

(郭发海、熊振翔整理)

上一篇:用生命托举使命 下一篇:没有了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